当前位置 :主页 > 综艺 >

资讯中心

主义未死 如今又将卷土重来? 军事杂谈
* 来源 :http://www.myfetishbang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16 12:38 * 浏览 :

  历史常常是一个循环。二战前夕的世界和当下是否有某种相似与相关,特朗普的上台是否预兆着余焰的复燃?

  您可能以为我说的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、2016年英国脱欧、2017年特朗普就任、以及近十年来抬头的贸易主义。其实我也在说,20世纪30年代,前夕的世界。

  1929年,同样是从华尔街肇始,经济大萧条迅速传遍全球。是美国以外最严重的,工业生产大幅萎缩,失业人数激增。美国股市崩盘前的9月末,失业人口只有130万。一年后达到300万,两年后突破400万,两年半以后超过800万。全德直接遭受失业冲击的家庭,几乎占到半数!

  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(简称党)原本是一小党,1928年选举得票率不到3%,席位只有10来个。经济危机爆发后,反犹太异族、反经济、反凡尔赛和约、反主义、反马克思主义的大杂烩党纲,以巨大吸引力,将各种不满的人群为拥泵。

  1930年,党拿到18%的选票和100多个席位,跃升第二大党。1932年,尽管在总统竞选中败给了连任的兴登堡,但他的党在选举中赢得了37%的选票和230个席位,成为第一大党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那时只是圈的非主流。主流是兴登堡为首的保守派,他们利用魏玛赋予总统的,先后任命两个自己人当总理,可支持率太低,几个月内都下马了。1933年初,出于稳定政局和防范的需要,保守派勉强让当上了总理。

  仍然没有的权威。中,内阁11人,只有3个。掌握内阁实权的,是铁杆保守派的副总理。此君声称,不过是被聘来为他们服务的。总统和,也有制衡的总理力量。

  当然,如大家所熟知,成为总理后,就开始了一系列不按套出牌的举动。

  先是就任不到两天,就解散,重新。然后任命执掌武装,还把冲锋队、党卫队和钢盔团改编成辅助队,用于打击对手。再后来制造了著名的纵火案,嫁祸给人,并将他们,新当选的议员被宣布资格无效。最后是安排冲锋队控制新产生的,以议员,以80%多的高票通过了《消除人民与国家痛苦法》。

  这部法律的名字简直是黑色幽默!它不但没能消除及其人民的痛苦,反而将无尽的痛苦扩大到了全世界。在的外衣下,它把的授予了。总理及内阁,无需议会同意,就可以通过任何法律!

  至于兴登堡总统病逝后,搞全民,以高达90%的赞成率,将总统、总理、军队统帅集于他一身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令人惊奇的是,在内部搞也就罢了,可当他撕毁凡尔赛和约,公然将陆军从10万扩张到50万的时候,竟然没有一个国家站出来干预?!

  当他派出1000名骑兵,闯进德军禁入的莱茵河非军事区时,拥兵23个师的法军,竟然按兵不动?!

  当吞并奥地利时,英国竟然劝奥地利不要指望别国相助,法国竟然无意,美国竟然表示理解?!

  当德军占领苏台德后,英法不但没有他们的小兄弟,反而拉着和墨索里尼,签订了臭名昭著的《慕尼黑协定》,当事国捷克斯洛伐克不在场的情况下,领土竟然就割让给了?!

  从1933年10月退出国联,到1939年9月进攻波兰,给了国际社会6年的时间。可世界上除了美国的中立,苏联的机会主义,英法的,意大利和日本的如法,只剩下一众小国的与了。

  上,资本主义与主义的斗争有了国家载体。的如意算盘是将之火引向苏联,可一不留神成了引火烧身。资本主义内部,惯常于平衡术的英国打算靠来制衡法国,谁承想天秤过度倾向了。

  经济上,一战后的重建任务艰巨,谁都不想又被拖入战争。大萧条中,贸易战和货币战愈演愈烈。1930年5月,美国提高近900种商品的进口税率,平均幅度40%。30多个国家立即,可不久后,包括他们在内的70多个国家纷纷效法美国。1931年9月,英格兰银行维持英镑与黄金比价的努力失败了。此前,大家看法郎贬值重振了法国经济,早就跃跃欲试。作为创始国的英国一退出,金本位制旋即曲终人散,50多个国家争相贬值本币,以促进出口和恢复增长。

  文化上,反战盛行,但和平主义的解决方案太过天真。人们竟会认为,签订了以和平为名的条约,就能迎来同名的现实。屡次违约,但只要它肯做出新的承诺,大家就自己,再信它一次。登峰造极的一个场景是,慕尼黑会议后,英国首相张伯伦宣布:我们迎来了一代人的和平!11个月后,二战全面爆发。

  彼时的地球,全方位地了。不单是的和经济政策,一些的恐怕也了。

  1929年大萧条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,1931年英国退出金本位制与2016年脱欧,1933年的与2017年的特朗普,1930年代的贸易战与21世纪的贸易主义,都非常相似。

  ——都成功利用社会不满来赢得选票,就连手段也相仿,前者开创性地拍摄并播放竞选宣传片,后者对推特的利用达到了极致;

  全球主流纷纷发问:特朗普是吗?有人断言:他当然是!还有人经过一番细致的分析,发现特朗普与不同,但他和墨索里尼是一样的!

  特朗普参选的初期,人们担心他是民粹。后来,越来越担心他会不会是。会吗?会杀回来吗?

  杜兰特夫妇在《历史的教训》里设问:为什么历史总是在重复它自己?因为人性在几千年来就没有什么变化!

  当然,这样想过于悲观了。人类总归有过深刻的教训,使我们有所,也能付诸反制的行动。

  首要的是,防止个体的不满演变为集体的非。赖希的《主义群众心理学》提出,主义不是某个人或某个民族特有的,而是普遍埋藏于人类的性格结构,是每一个被压抑的普通人既想又不免崇尚的。的“成功”,依靠的是纲领与人们心理结构的耦合。

  从心理层面过渡到现实,就需要在制度变革和政策设计上,更加注重公平。1930年代是绝对公平问题,21世纪则是相对公平问题。根据社科院房宁研究员的分析,支持特朗普的群体,更主要是由于相对利益的受损,而非绝对的生活水平下降。

  面对被边缘化所产生的“新民粹”,就要重新审视阿瑟·奥肯讲的,公平与效率之权衡。否则,就会像卡尔·波兰尼或萨米尔·阿明所说,主义作为对现代性问题(尤其是的市场)的一种反应,粉墨登场。

  应该靠谁来弥补市场失灵呢?恐怕没有唯一的救世主。既需要遵循、以人为本的,也需要面向草根、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,还有客观中立的,以及成熟的智库。包括企业在内的各种社会主体,守住共同的底线,发挥各自的优势,创建新的协作关系,才有避免任意一种极端的可能。

  国际社会的相互理解与合作更是必须的。少些计较小利,多些担当,才能不再为或其它什么不祥的主义提供温床。

  在美墨边境建墙模式,并声称要让墨西哥承担建墙支出的一半,退出TPP,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,重启输油管道项目,发布穆斯林,与总理通话时大发雷霆,并在推推上骂出“”二字,试图用“一个中国”来与中国进行贸易交易,等等。不仅如此,与等也在贸易方面出现了一些不愉快。

  一时间,川普就象一只好斗的公鸡,四处出击,四处点燃战火,四处张牙舞爪,让全球为之担忧,让全球有一种的感觉。特别是其与普京的亲密以及与俄罗斯的表现,甚至让很多美国人觉得川普是否有“隐私”掌握在俄罗斯人的手中。因为,美国让乌克兰等“”,就是因为掌握了这些国家太多的“隐私”。而川普能够最终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,也是“隐私”帮了大忙,而这个“隐私”,据说也是俄罗斯提供的。

  不管是何种原因,也不管这些原因是真是假,有一点可以肯定,川普到处点火的行为,确实让世界很,很担忧。

  不过,笔者倒是认为,川普四处点火的行为,倒也没有那么,没有那么令人的感觉。从川普当选总统以及正式就任以来的情况看,尽管气势汹汹,大有唯我独尊之感。实际上,除怒撤司法部长之外,其他的都还停留在语言上,而没有落实到行动中。这些凶话、狠话最终能否落实到行动中,力度会不会降低,还有待观察。可以相信,这种内外齐开火的方式,不仅不适用世界,也不适用美国。尤其是怒撤司法部长的行为,已经引起了国内司法人士的集体。而在全球到处点火的方式,也必然会遭到多数国家的反对和。这一点,对川普来说,不可能不考虑,也不可能不忌惮。

  事实上,从川普这段时间以来的实际表现看,他并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紧紧围绕他的“美国中心”在密集试探,看一看到底谁的石头更硬,哪些石头能够击碎,哪些石头暂时不能碰,哪些石头根本就不可能击碎。同时,试图通过这样的试探,来表达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,传递“美国至上”的信号。

  要知道,川普的行为并不是表现在选举前,而是当选后。如果说选举前做出这样一些举动,还可以认为是拉票的话,当选后继续这样做,就只能是试探,而不是为了选票,更不是为了积聚人气。事实上,川普非常清楚,他这样做,是会失去支持率的。但是,他又不能不这样做,不能不把自己强硬而脆弱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因为,尽管在选举中击败了希拉里,实际上,川普非常清楚,自己赢得并不磊落,并没有选举结果那么美好。要改变的观念,让能够真正接受自己,就必须有一些实质性的动作。正式就任总统以后的这些举动,就是想通过试探,找到最有效的切入点,并以此来赢得的支持。

  只是,川普的试探动作、试探方式有点冒险。特别是穆斯林、重启输送管道项目、与中国谈论“一个中国”话题,更会让他骑虎难下,因为,这些话题是不可能商谈、很难商谈、很容易陷入僵局的。如穆斯林,刚一出台,就遭到司法部长的抵制,而重启输油管道项目,也一定会遭到国内外的一致反对。与中国商谈“一个中国”,就更是象做梦没醒一般,中国怎么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有丝毫让步。

  能够预料的是,川普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试探之后,其心中对如何处理内外关系,可能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轮廓,知道哪些石头是可以碰的,哪些石头是不能碰的,哪些石头是可以通过努力碰一碰的。也就是说,今后美国的对外贸易、对外关系,以及如何处理好国内各方面的关系,都会在一系列的试探中得到定位。川普也会按照这个定位,不断地调整、修正自己的内外策略,以实现任期内效益效率最大化。

  川普是开发商,是通过经营企业逐步进入政坛的,其对效益效率最大化是有深刻研究的。虽然美国总统不象企业老总,可以任着性子来,但是,按照企业经营的方式,进行各种试探性出击,以找到效益效率最大化的最佳切入点,对川普来说,也不失为一种执政方式,一种与众不同的总统模式。也正因为如此,对川普这段时间以来的表现,可以密切关注,但不需要过度担心,他不可能全部按照自己的那一套去做,也行不通。川普需要做的,就是如何在试探的各种方式中,找到自己最喜欢、最擅长、最具效益效率性的方式,以尽快将自己击败希拉里的泡沫消化,做实自己的总统宝座。不然,谁也无法预料,他不会中途退出。

  所以,切不要以为川普是在无的放矢。精明的川普,其所有的行为,都是有的放矢,是在进行着有效的试探,也可以说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。待他的试探结束,一切仍将归于平静。所谓的不确定性,更多的可能会出现在执行力方面,亦即美国国内在川普的政令中,能否顺利实施,顺利接受。其他国家,不会太过在乎川普的行为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川普可能会转向“救火”,而不是继续四处点火。川普的女儿拜访中国大,给中国人民拜年,实质就是川普“救火”的一种方式,是以这样的方式给自己此前的点火“救火”,也是与中国的信号。